中村家的猫

文艺老青年一只。工作就是写稿子改稿子,因此在这里就专心当读者,顺便搞搞翻译好了。A团饭,红担。恋声癖,声优本命为中村悠一。三大爱好:读好书,听好乐团的音乐会,和好友一起旅行。

京都购书计划(翻译用)

亚尔斯兰战记全
炎之蜃气楼(不知道bookoff会不会有)
富士见二丁目交响乐团(完结篇)
王牌投手振臂高挥(15卷以后)
masa的写真集
海盗风云(17卷之后)
忧郁之朝全
只有花知晓全
tbc

如果早知道炎之蜃气楼还没被翻完的话……算了,从现在开始吧,但愿bookoff的神能眷顾我!

还愿

人说缺什么补什么。

那五行缺弟弟该怎么整?

乌市奇热的那个午后,大姨妈报丧一般地给我来了出“血流不止”全武行。

拖着被自己汗水浸透的文件袋,差点软倒在十二小学铁门前的自己,已经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若不是快要昏迷,一步都不能再多走,怎么也不想路过你的学校吧?

小宇,中国人的天堂,到底长啥样啊?——25年前你答应过死了以后要给我托梦的,可是大概天堂服务设施确实不错,让你流连,姐姐这么多年也没等到一个像样的梦,只能靠自己猜了。

不管怎么说,就算没法在梦里给你汇报工作,我也已经把你想去看的那座山、那条河、那座城看了个七七八八。够了吗?当然不够,你一向品味高雅,严于律己,对在乎的人和感兴趣的事讲究到骨子里。做你的眼睛,这大好河山,怎好只看一遍?

前两天跟发小中的那个谁说这回又要去京都南禅寺了,她说:虽然你不信,也算还愿了。说的时候看我的目光是去粗取精过的温柔如水。

毕竟不能破坏我在别人心目中一直PTSD未愈的经典形象,也只能配合着说是啊是啊,放下过去,过好每一天。

内心毫无波动。

早就想好了这一辈子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愿望,也就不会有什么真正的信仰。甚至在你还活着的时候,生命就只剩下一个目标了。

佛能救你,就拜佛,马克思若能救你,我大概就是刘胡兰吧。

这南禅寺的三门,被夜露打湿又被小和尚们衣摆擦得锃亮的木阶之上,是一窗东山的明月夜,是凭栏拥抱,千年平安京最美的姿态。

是你生前明白告诉我要去看的京都。

就算佛真的应了我什么,大概也是透过我这双眼睛,应了你。这么多年,拍遍多少栏杆,听过多少含着笙歌或泪意的故事,从恐飞到一年八飞,还通了一门外语,交了几个朋友,没有信仰的我竟然也活得不算昏噩。

梦不到你。大约也是你的安排。

没有信仰,没有愿望,多么容易放手。

你不让我放手。

小宇,你的愿望清单,我用对决大姨妈的壮志豪情,一点一点完成啊。

然后终有一日。

就化作南禅寺长明灯头的露水,坠入永恒的梦中,找你还愿。





看完了至今为止看到的最好的一篇同人之后,几近失语……只能以这张农历大年初三拍摄于东伊豆町的照片,聊表我的敬意。

自带文艺范儿的镰仓,已经预感到会成为自己心头的朱砂痣。

除夕夜,一场电影,一座演员散尽的“剧场”。这是第二次飞日本的前夜。

一直忘不了去年和瑶瑶在吉卜力美术馆的那个午后,有位胡子拉碴的欧美大叔一边和我们两只一起趴在玻璃罩子前欣赏里面龙猫的小小世界,一边发音纯正地哼唱着主题曲。——有时你未必能重拾信仰和单纯,但总有一些场合让你庆幸这世界终究保留了一些美好的东西。

对乌鲁木齐的爱大半留给了它的夏天——我失去一切也得到过一切的季节。